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化旅游>>施甸味道>>正文
施甸农家 秋色撩人
2017-10-11 10:30  

 

我最喜欢农家的秋天。  

秋天是时序交替里最后的一笔浓墨重彩,秋色是温暖的、也是炽烈的,而农家的秋色最为撩人。  

施甸坝子,一路向北,平坦中略有起伏。秋天,施甸坝子稻田一垄接一垄,一望无际的金黄就这样波澜不惊地铺满大地,可是来到水长,稻田撞击了起伏的地势,让原本平静的稻海泛起了浪花,纹路清晰的梯田和附近白墙黑瓦的村落连成一片。  

已经过了秋分,群山还是一片苍翠。水长坝子不大,层层梯田是金黄的稻谷,金黄之间镶嵌着一道道碧绿的带子,水长坝子最撩人的秋色就是这黄绿相间。站在施七公路沿线,金黄的水稻为梯田裁剪了一袭秋日的礼服,层层叠叠的金黄色裙摆点缀着一圈圈弯曲的绿花边;有时候那一弯弯的绿带又好像是翡翠项链悬挂在田野的脖颈;绿色让金黄的梯田变得层次分明,我想如果拿掉其中一畦或是几畦,不知道眼前的这片田野又会变成什么模样?这样想来,要是秋天的田野能够变成一片拼图,自由拼接,不知道该有多神奇呀!  

雨过天晴,秋老虎彰显着燥热。金色的余晖洒在田野,田野被镀上了一层金色。绿变得明亮起来,黄也是明晃晃的,抬头间,天边一道彩虹横跨山峦和田野,竟将秋天的田野装扮得风姿绰约起来。田野里的稻谷吮吸着最后的余热,沉甸甸的穗子压弯了身躯,空气里夹杂着稻香,一年一度的收稻季已经近在眼前。  

此时,何元西山的农家小院里,最撩人的秋色就是这一片火红。何元辣椒包大、肉厚、色泽红润、天然油质含量高、辣味适中香醇,是施甸腌辣中的主角。何元辣椒不但满足了施甸人味蕾上的享受,晒辣椒更是成了何元独有的一道风景。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是秋天经典的红色系,可是施甸农家的晒辣椒将让你见识到乡土味十足的“施甸秋天红”。  

西山头的秋天,云淡风轻,骄阳似火。一张张竹编躺笆铺满了晒场,红艳艳的辣椒晒满躺笆,秋天的农家充满喜庆。肥硕的辣椒头顶小绿帽,身穿大红袍,活脱脱的一个中国娃,修长的辣椒像一个个涨红了脸羞答答的小姑娘。农家人头戴草帽,手持抓耙搅动着辣椒,娇艳欲滴的辣椒就在这样的自然晾晒中,渐渐地退去水分,变得干燥轻便,很快就要投入施甸人的腌辣中去了。  

夏天的时候,大家争相去看向日葵花海,都说那是梵高打翻的调色盘。可是,你看过农家秋天里的向日葵么?哦,施甸人不叫“向日葵”,我们叫它“月亮花”。施甸人对于“月亮花”有着执拗的情结,明明吃的是葵花籽,偏要说吃“月亮花”。  

这个季节的月亮花,花盘硕大饱满,边缘的花瓣已经枯萎,花盘上挤满了严严实实的葵花籽,葵花籽并未完全裸露在外,上面覆盖着一层柠檬黄色的管状花。秋天,从农家的山地走过,农家人给你一盘月亮花,捧在手里,好似一轮圆月。中指和食指轻轻地从花盘中摘取一粒葵花籽,果实饱满,水分充足,嫩生生的,原汁原味。  

吃花盘里的“月亮花”,嘴巴根本停不下来。一颗葵花籽一个孔,一会儿功夫,密密匝匝的花盘便被揪出一片孔来,吃货的足迹留在花盘上看起来倒像一颗爱心。或许,这也是吃花盘里的“月亮花”的乐趣。  

不过,农家人就没有这样的闲情雅致,他们得赶着秋天的好日头,将月亮花剥落晒干,拿到施甸街天贩卖。在施甸,人们茶余饭后都少不了吃“月亮花”。  

这个时候要是去躲安,南瓜满山滚,两个装满筐。南瓜藤早已经蹿满了山坡地,藤叶下面结满了一个个长形的南瓜。这些南瓜呀,静静地卧在山坡上,黄中泛绿,略施粉黛。每一个南瓜身高大约30 -40 厘米 ,直径约10 -15 厘米 。农家人开着电动三轮车将这些南瓜运到坡脚,南瓜被整齐地堆砌起来,一道道黄黄绿绿的南瓜墙,成了撩人的秋色。再过一会儿,这撩人的秋色就要被货车运走了。  

切开南瓜,不同于表皮的黄绿,周身都是黄澄澄的,密布着南瓜油,掏出瓜瓤里的南瓜籽,再将南瓜去皮,切成小坨坨,用排骨或火腿煮汤,南瓜口感绵化,甘之如饴。  

农家的秋天交织着温暖又炽烈的色彩,可是,秋色撩人的背后是农家人一年的辛劳和汗水。而我们,大概不记得,有多少个秋天没有来得及和爸妈撕玉米壳,结玉米串了。  

昨夜,在梦里,秋色撩人,十岁的女孩仰着头把玉米串举得老高,爸爸弯下腰接过串子,一串一串搭在房梁上。[罗春莉]

    
上一条:冬日里的一缕香 ——西山村传统腊鹅制作工艺
下一条:那一朵鸡枞,是施甸雨季的一把油纸伞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