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化旅游>>人文历史>>正文
你,在哪里?
2017-06-01 16:28     (点击数)

 

魂之安处,亦为故土  

大山头炮兵阵地东南侧有一座石头坟,这里埋葬着一位远征军将士、一位抗日民族英雄——刘堃然。据墓碑记载,刘堃然是远征军陆军7187260团二营的副营长,山东蒙阴县人。19443月大反攻前夕过江侦查时,在腊孟遭敌人射击后重伤牺牲,时年27岁。  

27岁之于我们,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头几年,是诗情画意到柴米油盐的初开端,是懵懵懂懂到日渐成熟的成长岁月。而27岁之于刘堃然,是国破家难安的危急关头,是革命思想入脑入心的关键阶段,是远走他乡、抛妻弃子的不得已,是抛头颅洒热血的无悔岁月,是生命戛然而止的一瞬间!刘堃然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7岁,他安详地躺在石头坟里,静静地看着,看着战友们继续浴血奋战,看着日寇离开我们的国土,遥望着家乡与亲人,盼来了国家安定、人民幸福。  

孤零零的石头坟在山坡上,俯视着波涛汹涌的怒江、苍翠茂密的树林,静享着自己和战友们用生命换来的和平安定,日夜不息。虽然多年未曾见到家人,但是从身边的安定,可想,他们一切安好。此时,魂之安处,亦为故土。亲人们,我,在这里!  

魂归天际,英灵长存  

至今,没有人能真正统计出滇西抗战时期军、民总体伤亡人数。我们只知道,“岁月静好,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!”是那些在战争年代逝去的英灵,义无反顾地用血肉之躯,将侵略者彻底赶出我们的家园,给了我们享受和平的机会。  

19425月到19451月,10多万远征军相继驻防施甸。其间,因战情战况,各军队驻地都会适时适需变动,基本上施甸全县范围内都有驻军办公机构、联络处、野战医院和军民合作站。  

1942 55 ,中国抗日部队炸桥阻敌于怒江西岸,在取得了孩婆山阻击战胜利后,迅速在怒江东岸布防,建立了128公里的江防线。怒江防线在施甸境内有98公里,现今还保存着大量的遗迹。  

滇西抗战的胜利,是数十万将士和民众齐心协力打赢的!据统计,滇西抗战和缅甸战役中,中国军队在缅甸战役中牺牲人数近10万人,其中,第一次入缅援英,中国远征军牺牲5万余人。第二次,缅北反攻时,驻印军牺牲约4.5万人。滇西反攻,松山、腾冲、龙陵三大战役,远征军牺牲近3万人。滇西抗战,施甸9.4万民众组织民夫158万人次,调用骡马、驮牛52.8万匹(头),征集粮食1400多万公斤、肉14万公斤,投工50万个,修滇缅公路过境段 65公里 ,因战争直接或间接地造成死亡、失踪1万多人,战争结束时,施甸人口锐减至8.1万人。  

因为战争,多少亲人走了?多少个家散了?对于那些与亲人失散的家庭来说,关于战争详尽的统计数据,只能载入史册,分析研讨、不重蹈覆辙;他们只期盼着有一天能再相聚!  

魂归天际,英灵长存。那些逝去的英雄们啊,你可知道亲人在等你,等你回家!  

一生思念,何时执手  

  《诗经·击鼓》——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”  

193811月,日军占领蒙阴城后,刘堃然抛下妻子和四个孩子,毅然决然的前往西安,在黄埔陆军十六期学习,自此走上抗日道路。这其中,包含了多少不得已。那时出门的他,未曾料到这一走,竟是永别!  

而他的妻子王氏,由此在动乱的环境中、艰苦的条件下,独自抚养着孩子,开始了一生漫长的等待!1989年,王氏在弥留之际,仍然叮嘱孩子们一定要找到父亲。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是多少有情人的心愿,无论生死,执手相伴才好!即便注定了不能相守到老,也一定要知道自己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爱人安身何处,在何处化为尘土……  

2015年,一队徒步旅行的施甸小伙,偶然间在保山市施甸县太平镇的一丘田村发现了刘堃然的墓。因为当地百姓逢年过节的祭拜、日常维护和当地文馆所的关注,坟墓保存较好。一丘田村的杨保卿回忆,他14岁时刘堃然驻军在他们家。刘营长个子高大、山东口音,平日不爱说话,负责训练和侦查,而且身体素质很好,渡江侦察步行几小时的路程都不带喘的。后来受重伤牺牲时,士兵和百姓用石头给他垒起了坟,采摘倒钩刺花铺满坟头,两个连的士兵分列在石头坟的左右两侧鸣枪,为刘营长送行。通过实地走访和碑文介绍,这群施甸小伙得知其具体信息之后,把“寻亲信息”通过微信、微博等快速传播。  

时隔73年,终于,天各一方的寻亲信息碰撞到了一起。此时,当年2岁的小女儿都已经变成了耄耋老人。纵然时光流逝、千山万水横亘其间,内心的牵念却总是割不断,失散多年的亲人将以另一种方式在施甸这片热土上重聚,再续前缘……            

[张一红]  

 

    
上一条:端午彩串
下一条:施甸人的花街记忆
关闭窗口